好像還是無法改掉猥瑣的本性,

一有想知道的事,便會開始找,不顧代價,放下價值觀的那種。

對,我就是在說 SP。

找到答案便會被成就感蒙蔽,過一段時間才開始感到罪惡感,噁心。

真是猥瑣。

我可能會成為小說漫畫裡的那種瘋狂科學家吧,不過實際上並沒有那個本事。

***

話說好多人到 DeadLine 才在密我,

不是我在看輕別人還是啥呢,

但都已經要升大三了,

一些基本的 *nix 指令,和一些 apache 的基本常識都不會,

都已經說"你沒給 other x 的權限,所以下個 chmod o+x dir"

還問我 o 和 x 是啥,

好,就算你 chmod 只會數字 421 設權限等等,你說不知道 o 和 x 的用法是啥,

我說猜猜看,

"還是不行誒,沒有東西",

整個被無視,有點小不爽。

最後發現網頁沒有放進 public_html。

WTF ,你家目錄底下一個使用說明沒在看,

然後一個奉承說我細心有看怎樣,

怎麼不說你兩年來幹了啥。

把妹子? ( 好吧,你可以把以上這段視作這是單身狗在亂叫 )

 

還有人 chmod 都忘記怎麼用了。

不是有點糟糕嗎,我是真心覺得擔憂。

***

我好像太喜歡傳教了(就是強加價值觀給別人),

在宣揚XXX的好時,無意識地會打壓其他東西,

喜歡上 PL,開始向大家推廣,希望一起玩,

不過 hermana 就不太接受,

還說我把她的專業看太輕了,

但其實我並不這們覺得。

只是她提到的東西,我覺得可以用電腦解決,

並沒有那麼複雜,

大概是這樣,她才會有這種感覺吧,

但也有可能是我修過電腦繪圖,

有點自以為,所以話說的比較滿吧。

她說她覺得我不喜歡畫圖還啥的,

於是她就叫我速寫,

我也沒說甚麼,只是要證明我沒有說不喜歡,

只是很少做罷了。

 

擺了個擦子,她說要挑個好角度,調了調。

"如果是要速寫能力的話,應該甚麼角度都要可以吧,

就像一個好的算法,甚麼 input 來,都要能 handle" 我說。

"你拍照、寫生時不會挑個好角度嗎?"

"只是要看看能力,最差的情形不是反而越能考驗嗎?"

沒有再說甚麼,她只是咕噥了句"這個角度比較立體"云云的。

 

我畫了一下,

"大概 C- 吧,如果是我們助教評的話,我大概是 B"

不知基於什麼心理,她給了我這評價。

 

"你是在擺顯吧",我說。

"我只是要說,很多事情沒有想的那麼簡單。"

 

但我覺得差不多,那兩張圖。

 

這段交流,感覺和前天,我叫她想猜數字遊戲的解法不一樣,

她是在給門外漢打擊,而不是像我所謂的 just for fun,希望帶來樂趣。

 

我也不想說甚麼了,也不知道該說甚麼。

 

對不起,我只是個失敗人士,我錯了。

nobodyzx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