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算是和教授見到面了。

由於專題方向一直不明確,教授就問了我還記得偏序性是什麼。

你數學還可以嗎,離散方面的。

其實還算是隱隱記得的,不過還是說不知道。明明見面前才看過拓扑排序的東西。

他說了一些名詞,大概就是那樣了吧。

嘛,不知道就說不知道,也沒什麼不對,不過總算是再次確定在 PL 領域集合論很重要。

哎呀,我的離散就是心領神會,然後過幾天就把名詞忘了啊。

"英文呢?" 我搖頭。

"現在英文已經不能算是錦上添花,甚至要算是雪中送炭了啊。"

教授,我知道    ; w ;

教授問我說你的比較偏向抽象思維還是工程思維,我一時回不上了,因為平時沒去注意。

我就回答看算法時,有時會想像出比較具體東西,幫助理解。

像剛剛拓扑排序那題,才在想說複雜度有點奇怪,

邊 trace code ,我就邊聯想到了海浪沖刷的景象。

要把水沖到你腳下,一次次沖刷,像是遞迴般的,越來越靠近,結束。

複雜度依然是 O(n),沒錯的。

這是抽象思維嗎?我不知道。可能也不是吧。

 

教授說他也不知道我的特性。所以也沒辦法下什麼決定。

聊到了他帶過的幾位學生,可惜我都不太熟。

後來有稍微查了一下,恩,很厲害的學長。難望項背。

最後他說 PL 這塊,因為現在研究室不是研究這個,

如果我決定要這個方向的話,

可能要獨立一點了。

現在是台大那邊比較有在做。

他又問了我獨立性相關的自身特性,我的回答是:

"我覺得應該可以"。 其實心裡是有個小小的問號的。

因為我一直覺得我有在接收新知,可是一直沒辦法對一件事深入。

我缺少的究竟是什麼?面對深奧事物去探究的好奇心與勇氣嗎?

還是英文差又懶得看那些東西 ( 我知道的,我也有在強迫自己 )

這可能要好好想想了。這對未來關係很大的。

 

教授想了想,給了我幾種方向。

一邊,就是像那幾個厲害的學長,想做甚麼都想好了,

教授這邊只是給個支持。他們就自由發揮了。

另一邊,就是只求專題過啦。

而中間,是想要有得到一些東西,也一邊尋求的。

所以教授就問我,要不要試試看 smart contract。

既然不知道全局最佳解,那就找局部最佳解吧。

在安全方面有沒有興趣?他會丟兩篇文章給我。

我想了想,(好像,以我認知)能碰到 FP 不錯,高中同學也有玩虛擬貨幣的,

之前就在問有沒有可以討論的對象,如果我有接觸的話,說不定可以一同討論。

儘管我對這個領域甚是陌生。

不過如同教授所說的,這是藍海,我是知道的。

而 FP 從來都只是個手段,而不是目的,

我也希望看看,能否藉由這個機會,增加我對這語言範式的掌握度。

唯一讓我有點疑慮的是,其他找這位教授的同學們,

如果他們要做相關的內容,會不會造成衝突。

我覺得是不會,因為就我理解,我們興趣都不太一樣。

我顧慮的另一點是,有一個計劃,教授指導學生數 max 為二。

如果他們有要投的話,那可能就要取捨一下了。

我其實對這個 project 也沒有說是很有野心,或是怎樣的。

對於現況,我只希望能夠好好進行下去,對於這個全然陌生的領域。

 

教授提到了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。

"要培養能夠洞察事物本質的能力。"

我馬上想到這個 vvv

「神之義眼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他也是我很喜歡的主角啊。也是想成為的個性之一。

另外想成為的可能就是雷頓教授吧(?)

我想到我的同學,大一就進實驗室幫忙的好手。

因為是比賽出身,所以抽象思考和覺察本質的能力特別突出。

這兩年來我這條路的走向,也受他影響很深。

(儘管 lv 差太多,但是有個景仰的對象感覺超棒的)

(根本把他當成卡蜜了)

與教授的會談差不多就到這了。

最後他跟我說了聲加油。

讓我覺得責任很重大。似乎沒做出什麼便會辜負教授的樣子。

(好像也是如此啦,畢竟肯收我就已經很好了)

 

我自己想了想,會想走程式語言原理,

可能僅僅是對各種語言特性感到有興趣,以及受各種架構方法形成的美感吸引吧。

而從大一學PP 學 C,FP 認識了 Haskell , 大二 OOP 學 C++,FP 學到了 scheme,

感覺一路上與這些編譯器特別得緣,或許我蠻有猜 syntax error 相關 bug 的 sence。

嘛,雖然現在看起來因為這些理由就想要研究 PLT , FP 等東西,實在是有點 naive。

不過我是真的很想有一門由自己設計出來的語言啦。

 

恩 最後的小感慨。

中午在系上學生休息室,遇到了卷哥。

他說他覺得有種現在都沒做什麼事的感覺 ( 有經過我的二次闡發,可能失準 ) 。

又提到了他比的資料比賽,恩,今天的結果還沒出來。雖然已經是放棄狀態了。

提到之前高中就在打比賽的人,現在都蠻不錯的。就覺得高中在社團在幹嘛...

其實啊,我跟他都是熱音的...樣子,我說的是高中時。(某種神奇契合的感覺)

唉,這事我已經想兩年了,但我現在給的回答是,"要有機緣吧",

我覺得,現在能在這裡接觸電腦,也已經是有不錯的緣分了,畢竟我是喜歡這一塊的。

想到語言與世界文明教授給我們的幾段話,第一節上課時聽了頗有感觸,或許是與自身際遇一起做聯想了吧。

"沒有人生勝利組。一切沒有太早起步,亦沒太晚起步。放慢,專心就會圓滿。"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obodyzxc 的頭像
nobodyzxc

Nobody's Zero

nobodyzx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